攀石海外

「八千癲路‧卓奧友峰」第九回: 攻頂途中被勸退?

今日就出發攻頂,心情好振奮,為減磅,唔帶反上去,點知部DC仔粒按鈕壞左,搞左一倫,比我用土法膠紙整返好頂住先。

攻頂由卓奧友峰北坡偏西的攀登路線上攀,是一條比較成熟的傳統攀登路線,也是通常說的西北路線、北坡西山脊或傳統路線。亦即眼前卓奧友峰這個西北面鏟上去。

再次踏上去c1之路,上[麻辣燙]仍然是很費力,但今次行得比上次快和舒服左。

由ABC (5700m)出發,要經過個3營地,分別是C1( 6450m), C2 ( 7250m) 和C3 ( 7650m),每個營地留一晚,然後攻頂(8201m)。由於之前天氣不穩,無法做到傳統在c1,2,3進行上落上落上上落的適應,所以今次一路殺上頂,出現嚴重高山症的風險係高左。

C1多了好多隻營,粗略估計有近50隻,如每隻營瞓到3個人,即係有成150人會在兩三天的不同時間一齊攻頂和回程。

大家休整一下,周圍走走,晚餐係一杯稀糊狀啡色的液體,係用d不知名粉沬沖出來,話好有營業,好難飲亦唔飽肚,全日咁大消耗得一杯,點飽肚呀。好彩我自己自備了少少食糧,沖包忌黏湯粉飲下,個肚充實了一點,但都係餓,食了半條能量餅干,不敢多食,怕之後救命時沒有就大劑。

昨天全日行走,冇乜野食,早餐又係一杯仔果d唔飽的液體(85),能量嚴重不足。

出發去C2,回望C1,營密密麻麻。

身上的水只有約500ml,在平地行山都唔夠飲啦,在高海拔干躁之地,即使坐著不動,身體已經消耗比平地差不多高3倍的能量,何況我在進行高體能活動。

而且空氣中水份全都結晒冰使得空氣非常干躁,所吸進身體的空氣濕度都唔知有冇0.1%,只係身處這抽濕力超強的空氣裡,身體水份已經不停被吸收,況且呼吸極干空氣入肺,令體內水份消耗更快。光是站著呼吸已經可以令人脫水脫力。

行走期間,奇怪點解右腳掌個冰爪鬆鬆地,我用的是啪入去的冰爪,用扣啪實,無可能鬆。望一望,原來右鞋的鞋底膠從鞋跟開始甩底,使得冰爪無法扣穩,亦影響我行進的平穩,這是非常危險,有可能令我Fall。悔恨早知唔買陳列品。路上經常要除手套在極冷情況下,用冰到唔靈活的手指搞個冰一冷的金屬冰爪,費時費力好消耗精神,又有凍傷的高風險,仲成日要分神留意。協作發現了,要我退,但我堅持要上。

就係咁,又肚餓又口渴,又要花精神留意隻右腳,又成日比隻鞋影響d動作移動和平衡,又要成日在危險之地小心亦亦地整返好隻成日鬆的冰爪,加上海拔咁高,氧氣不高,我身心好疲累,行得好慢,經常要休息。

攀過最難的險位,一塊鉅大的冰壁後,我已經攰到用意志力,即使我有不死鋼鐵意志,但沒有鋼鐵身軀,我只係覺得身體比鋼鐵更沉重更難移動。我覺得尾段自己好似無左意識,靈魂出竅,被奪7感,身體完全唔受指揮,命令隻腳行前,隻腳完全無反應。上攀兩三步就要停幾秒回氣儲氣先可以再郁一下,一米路差不多要10秒。

八千奴走八千路,八千米路雲和月,風光壯麗,卻無心欣賞。臨到c1前最後30米平路,我好似行了30分鐘先去到營。

入到營,飲返啖水,呆呆咁休息,對雙重靴的內鞋係咁甩膠,希望可以頂到我回程啦。晚餐有碗重工業味精面,但都係唔飽,仲口渴左。唔知乜事,這晚沒有水補給,我仲有少量水,勉強頂住,等明朝先fill水。這天只係飲左500ml水,喉嚨不適,睡得不好,夢見自己狂飲水。

相關遊記:「八千癲路‧卓奧友峰」系列

The author: din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