攀石海外露營

「八千癲路‧卓奧友峰」第十二回: 真正危險是下山之路

攀山就好似老鼠看準時機偷拔一根老虎頭毛,根本就係攞你命八千,然後仲要揸住條毛返到老鼠窩才能當令箭。登頂只是完成了旅程的一半,真正危險是下山之路,據講9成的意外都係發生在下山時候。所以未返到BC都唔算成功,安全返到屋企才是王道,否則登頂就沒有意義。但甩底的登山鞋和鬆脫的冰爪,好次幾令我差點滑倒。


下撤到C3前的懸崖,有SET好的繩供上攀和下降,頗多人上上落落,排了一會到我前面的隊友機師大哥下降,他拿着8字環企一會都仲未落,原來他不懂用8字環。我呆左野,真係估佢唔到。我幫他SET好了8字環,等他下降後我就下崖。




下崖後,向著遠處的C3進發,望到右方遠處的山腹雪地之上,有一個很小很小躺著不動的人影,其位置比C3還低,而且不是傳統路線的位置,難度有人FALL了下去? 說時遲那時快,我失了重心頭下腳上在雪坡大滑墜,我制停不能,大約滑了成分鐘終於稍定,站起來無傷無損,亦無滑出安全範圍。卻心有餘畏,坐定平靜一會,再向C3走去。返到C3,聽聞有個鬼佬出了意外大FALL了一野,未知吉凶,看來就是我剛才見到那人影,他應該FALL了出界,望他吉人天相。




在C3休息,發現羽絨服有幾處破口,羽絨不住地飛出,可能是FALL時磨穿了。號稱有唔知乜野專利,點磨都唔爛的布料,在極地都係不堪一擊。休息了一段時間,領隊著我們回C2休息。與兩名隊友上路回C2,他們走得很快,我追不上,我喊了幾聲等埋但他們很快就消失在眼前。




忽然間路上得返我一個,真奇怪,C3明明很多人,現在卻得我自己獨個走著。天色漸暗,眼晴也很澀有點矇,經過那大FALL,我很淆底,這段下坡路頗斜,一FALL必死無疑,而且得我一個,FALL左都無人知。我決定坐在原地,等回程的任何人,結伴同行,身上沒有水了,口渴就食啖雪頂住。坐左唔知幾耐,晚霞餘暉映照下,兩個高頭大馬的鬼妹出現,她們見我坐著不動,也嚇了一跳之後得啖笑,因為以為我係咸魚,一條冰鮮咸魚。




在她倆相伴下,我安心好多下山,忘了她倆的名字,我叫她們做Angels。Angels體能極佳,而我沒有了FALL的心理包袱,下山也快了好多,大家在黑夜一野殺到返C2。


回到C2,我們隊的藏人協作剛好亦從後趕上下到來,找回自己的營,部份隊友已經瞓了,營裡也沒有位,我唔理3721就入去,很艱難地硬生生睡在一個角落。人無法平躺下來,很口渴,咀唇和喉嚨很痛,我放幾口雪入口,混生打震才飲到小量的冰水。食雪取水其實好辛苦,雪在口中其實消耗了很多的熱能才能化水,而且雪中9成是空氣,所以一大口雪能溶得的水很小,每食一啖雪就覺得自己虛了一分,就黎虛到變透明。喉嚨太干,我食唔到餅,硬迫自己食了兩啖已經痛得要命,這個晚上睡得很苦,不停渴醒咳醒。


相關遊記:「八千癲路‧卓奧友峰」系列

回應

The author: dino